原标题:中国竞争政策走向成熟。伴随中国市场的逐步开放,竞争在经济中彰显强大动力,中国竞争政策也经历了从无到有,从积极探索到逐步完善,再到确立竞争政策基础性地位的过程。

原标题:中国竞争政策走向成熟

伴随中国市场的逐步开放,竞争在经济中彰显强大动力,中国竞争政策也经历了从无到有,从积极探索到逐步完善,再到确立竞争政策基础性地位的过程。改革开放40年,也是中国竞争政策不断走向成熟的40年。

2008年8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下称《反垄断法》)正式实施,迄今已有10年。自《反垄断法》在条文中首次正式提出竞争政策的概念,竞争政策的地位10年来也在不断提高。

作为《反垄断法》及配套规章制定的全程参与者和反垄断执法的实践者,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成员、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竞争法中心主任黄勇一直密切关注《反垄断法》实施和竞争政策制定的进展。

竞争政策进入顶层设计视野

“我国《反垄断法》实施10年取得的成就举世瞩目。”令黄勇惊叹的是,其成就早已超越了市场垄断行为领域的反垄断常规执法,除了垄断协议、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和经营者集中三大类垄断行为执法之外,执法机关还查处了180多件滥用行政权力排除、限制竞争的案件。这表明在《反垄断法》的助力下,政府干预市场的行为有了一定的约束,我国深化改革进程中政府和市场关系的不断明晰,产业政策和竞争政策的协调逐步落实,营商环境持续优化。

黄勇着重分析了竞争政策在改革开放中的重要性。自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以来,2015年关于竞争政策的表述在多部中央文件中出现,提出逐步确立竞争政策的基础性地位。我国于2016年建立的公平竞争审查制度,使政府在出台、实施市场政策的过程中保持审慎,从源头遏制不当干预竞争的行政权力。2017年,国务院发布“十三五”市场监管规划,提出实施竞争中立制度。今年下半年,央行行长易纲和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局长张茅也在国内外的讲话中谈到了竞争中性和竞争中立,接下来还需要在用好《反垄断法》和公平竞争审查制度等工具的基础上,对竞争中立进行更深入的研究,推进竞争中立制度的落实。“更为重要的是,今年习近平总书记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的讲话中强调,要推进产业政策由差异化、选择性向普惠化、功能性转变,清理违反公平、开放、透明市场规则的政策文件。这表明,竞争政策已经进入了我国顶层设计的视野。”黄勇说。

发挥竞争政策基础性作用

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坚持市场化,重视市场经济的创新,不断提升国际竞争力和消费者整体福利,对维护全球多边贸易体制作出显著贡献。

黄勇说,我国于1993年将国家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写入宪法修正案,随着我国市场经济的探索和实践,市场竞争机制逐渐完善,多元化的市场主体齐头并进,我国企业的国际竞争力与日俱增,非公经济成为对外贸易的主力军,我国一批互联网公司也跻身全球市值最大的企业。

黄勇还感受到有一条规律变得越来越明显:“那就是,凡是充分竞争的产品和服务领域,老百姓的受益都是最大的。而凡是存在着管制和垄断的领域,都是百姓吐槽和诟病最多的。市场的竞争和创新不单单使性价比得到提升,还使产品和服务的多样性与日俱增,这对促进我国市场的消费活力并让消费带动经济增长有很大的助益。”

在黄勇看来,我国是世贸组织的重要成员之一,在国际视野下,世贸组织的多边贸易体制之所以能够形成,其前提就是在经济全球化当中,市场经济有着共同理念、共同话语和共同规则,即市场化和竞争的法治化。“成熟市场对公平竞争的要求是一致的,以《反垄断法》为例,虽然目前并没有国际统一的反垄断条约和规则,但是比较分析不同法域的反垄断案件可以发现,不同国家和地区适用的竞争分析的思路和方法共性越来越明显,《反垄断法》也越来越强调国际间合作,如国际卡特尔的查处和跨国经营者集中的救济等,这说明反垄断规则是相近的,市场竞争的规则是趋同的。”

黄勇指出,竞争法治化中的另一个重要内容是产权的法治保护。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指出,经济体制改革必须以完善产权制度为重点。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法治对产权的良好保护是市场竞争得以开展的基础,产权能为市场竞争提供激励,产权保护能给市场竞争带来信心,激励和信心将进一步带来竞争、创新和投资,市场会因此更加完善和充满活力,多边贸易体制也会由此更加牢固。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增强,中国自贸朋友圈的不断扩容以及愈来愈多的发展中国家融入经济全球化,国际贸易竞争日渐激烈,中国与其他国家贸易摩擦数量增多不可避免。新时期,各项促进对外开放的法律法规的出台和逐步完善,为中国改革开放提供了法律保障。同时,中国一直积极推动多边合作,反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有效维护了多边贸易体制和世贸组织规则的有效性和权威性。

一起起成功的贸易救济案,一个个奋力维护国家和企业权益的法律工作者,都见证了中国涉外法制建设的巨变和发展。

黄勇

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成员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竞争法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