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郭靖第一次请黄蓉吃饭花了多少钱?。《射雕英雄传》里的郭靖,第一次离开大草原,在张家口一家大酒店遇见了黄蓉,靖哥哥请蓉儿吃饭,黄蓉点了很多昂贵的菜品,“一会结账,共是一十九两七钱四分。

原标题:郭靖第一次请黄蓉吃饭花了多少钱?

《射雕英雄传》里的郭靖,第一次离开大草原,在张家口一家大酒店遇见了黄蓉,靖哥哥请蓉儿吃饭,黄蓉点了很多昂贵的菜品,“一会结账,共是一十九两七钱四分。郭靖摸出一锭黄金,命店小二到银铺兑了银子付账”。

那么问题来了,当时“一十九两七钱四分”银子值多少钱呢?

金庸先生写《射雕英雄传》存在一个错误 南宋后期人们习惯用铜钱

首先我们需要纠正金庸先生的一个错误:在郭靖生活的南宋后期,法定的货币是铜钱,以及以铜钱为本币的会子等纸币;白银虽然也可以作为支付工具,但一般只是在大宗交易时人们才会使用白银,市肆间的日常买卖是甚少用到银子的。像《水浒传》描写的那样,好汉们上酒店喝酒动辄掏出银子付款的情景,是不大可能出现在宋代的。明朝中后期之后,人们才习惯使用银子作为日常支付工具。

如果你生活在宋朝,身上只带了银子,没有带铜钱或会子,要上酒店吃饭,那最好先到银行(宋人兑换银钱的银铺,就叫作“银行”)将银子兑换成铜钱。宋人笔记《夷坚志》有故事说,北宋政和年间,建康人秦楚材到京师参加科举考试,“行至上庠,颇自喜,约同舍出卜,逢黥面道人携小篮……探篮中白金一块授之,曰:‘他日却相见。’同舍欢曰:‘此无望之物,不宜独享。’挽诣肆将货之,以供酒食费。肆中人视金,反复咨玩不释手,问需几何钱。曰:‘随市价见偿可也。’人曰:‘吾家累世作银铺,未尝见此品。’转而之他,所言皆然。”故事中的秦楚材意外得到了一锭白银,打算跟同舍上酒店花掉,所以先至银铺中,准备兑换成铜钱,由于这锭白银有些异常,结果银铺都不愿意兑换,酒也喝不成了。可见在宋代,酒店通常都不会直接以白银结算。

宋人有时还会以黄金为货币,比较常见的黄金货币有“金叶子”。

从出土的南宋实物看,金叶子多为四方形的黄金薄片,状如书页,一般都凿印有铭文,铭文内容通常为金银铺的字号、金银行的行首名字、金叶子的成色,比如注明“十分金”。这些铭文实际上就是为金叶子的价值背书。有些朋友将金叶子想象成树叶形状,纯属一知半解的望文生义。其实“叶”的古义同“页”字,指未装订成册的散页。所谓“金叶子”,即是书页那样的金片。黄金是贵金属货币,价值高;制成金叶子,可折叠,可夹进书籍,携带很是方便;交易时还可以随意剪切,因此金叶子不失为行走江湖的首选货币。金庸的《侠客行》也写到金叶子:谢烟客“日间在汴梁城里喝酒,将银子和铜钱都使光了,身上虽带得不少金叶子,却忘了在汴梁兑换碎银,这路旁小店,又怎兑换得出?”金庸这里的描写是准确的,在宋代日常琐碎交易中,金叶子不可能是直接的支付工具,需要先到金银铺兑换成铜钱或纸币(但在大宗交易中,金叶子应该是理想的货币)。所以郭靖请黄蓉吃一顿饭,如果直接用一锭黄金付账,可能会被拒收。

有些朋友可能还会问:郭靖与黄蓉邂逅的张家口,南宋时属于金国管辖,金国市肆中也不使用白银或黄金吗?这涉及金庸先生的另一个错误:宋代时,其实尚没有“张家口”这个名字,张家口这地方也尚未发展成为“塞外皮毛集散之地”。倒是附近有一座宣化城,算是“人烟稠密,市肆繁盛”的城市,也是郭靖从盛京南下的必经之路。金庸如果将郭靖与黄蓉邂逅的地方安排在宣化城,才是合理的。

但在宣化城等金国的城市,同样以铜钱作为主要的交易支付手段。金国初期,“其京城无市井,买卖不用钱,惟以物相贸易”(许亢宗:《奉使金国行程录》)。其后,随着中原文明的传入,金国开始出现货币,金政府发行了铜钱与交钞(纸币),民间也兼用宋朝的钱币。白银在金国虽然也可以作为货币,但通常只是用于大宗交易,并非市井常用货币。也就是说,郭靖与黄蓉在金国城市吃顿饭,结账时还得用铜钱,或者交钞。

郭靖“一十九两七钱四分”的银子358克,今天挂牌金价是234块钱,也就是说,这顿饭总共花了元人民币!”但这么换算并不可靠。

相对来说,以购买力平价折算才是比较合理的。据黄冕堂《中国历代物价问题考述》,“整个两宋时期的粮价石米仅在500—1000文之间”,考虑到南宋末物价上扬,粮价涨至1石3000文钱,我们取中间价,按1贯钱可以购买1石米计算。宋代的1石米约等于今天的110市斤,而今天市场上1斤普通的大米,一般要卖三四块钱(人民币)。这样,我们可以算出来,宋代一贯钱的购买力,大约等于今天的400元。五六十贯钱差不多就是元。换言之,靖哥哥请蓉儿吃的那顿饭,花掉了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