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是上海老牌乳品企业,一个是知名台企面包连锁店,这两个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的最近居然杠上了!。

一个是上海老牌乳品企业,一个是知名台企面包连锁店,这两个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的最近居然杠上了!

null

null

85度c

不知道你注意过没有,曾有几款光明牛奶包装盒上标识了“85℃”。

85度c品牌认为光明侵犯了其注册商标专用权,把光明告上了法庭,但是,它是否真的侵权吗?

近日,上海知产法院就上诉人光明乳业股份有限公司与被上诉人美食达人股份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案作出二审判决,改判驳回美食达人公司一审全部诉讼请求。

事件也引发了网友热议——

@弘rachel

我们买光明牛奶的时候根本不会想到85度c…

@狐狸狐兔

如果85°c赢了,那么故宫里乾清宫牌匾“正大光明”就该撤下,因为它侵犯了正大集团和光明集团的注册商标。

@lemon

就光明的知名度,还需要沾85度c的光?

@rick

光明的品牌要比85度c出名,历史也悠久,品牌诞生也要将近70年了,85度c品牌才10几年,明显是后者想借题炒作自己。

@yellow-黄

幸好是85,搞成37,以后还不许别人体温正常了是吧…

今天,小法邀请多名律师就该事件为大家进行解读。(律师解读没有先后顺序之别)

01

描述性词汇合理使用,不构成商标侵权

null

熊超(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

在本案中,描述性词汇(语言)是否构成合理使用,是本案的关键,同时,我也认为光明公司在一审中的辩称也并无不妥。

商标合理使用是对商标权人权利的一种限制,对于他人的正当的合理使用,法律不认为是侵权。就商标合理使用而言,也必须满足一定的条件:

首先,对于商标的合理使用必须在主观上出于善意,而不是以不正当竞争为目的。本案中,正如上海市知识产权法院判决中描述“美食达人公司(85℃)从未生产过牛奶,也未在牛奶商品上使用过涉案商标,故在牛奶商品上,相关公众对于美食达人公司并无多少认知。”此话也表明,两企业之间不存在不正当竞争的关系。

其次,对商标的使用方式必须合理。 合理使用的标识和他人注册商标的关系,即双方共同属于本商品的通用名称、图形、型号,或者直接表示商品的质量、主要原料、功能、用途、重量、数量和其他特点以及和商品产地的地名。对他人商标上文字的使用是为了说明当事人相关的商品及服务的有关特征和性质,而且这种使用是必要的,在使用上还应当以非商标的方式进行;在使用的客观效果上该使用不会引起不利效果。本案中,上海市知识产权法院判决中也指出“光明公司在牛奶等乳制品商品上享有的‘光明’商标为驰名商标,因此,即使对美食达人公司涉案注册商标熟知的相关公众,对于光明牛奶外包装予以一般注意,也自然会认为光明牛奶包装上标注的85℃是光明乳业采用的巴氏杀菌技术的温度,而不会产生该牛奶来源于美食达人公司或与美食达人公司有关的混淆和误认。”从而,我们能够得知其85℃的使用在合理范围。

再次,商标的合理使用不以损害商标权人的核心权利为限。他人的合理使用即使是出于善意、正当的目的,但是如果在使用过程中给他人商标造成了混淆﹑淡化﹑玷污﹑丑化等不利后果的话,商标权人依然可以追究使用人的法律责任。

最后,商标合理使用是非商标所有权人对他人注册商标的无偿使用。

商标合理使用的主体是商标权人以外的人。如果使用他人的注册商标是善意的﹑合理的话,则不需要支付相应的费用。从而,本案中,美食达人公司主张的侵权赔偿应当驳回。

02

描述性使用,还是商标性使用?

null

李宗辉(南京航空航天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副研究员、上海钰澜律师事务所律师)

一、美食达人公司的85℃缘何可以获得注册?

《商标法》第9条规定,“申请注册的商标,应当有显著特征,便于识别”,此即为商标注册的“显著性”要求。也就是说,申请注册的商标在含义上应当与其所使用的商品或服务没有功能、用途、特性等方面的直接联系,能够将注册人的商品或服务与其他经营者的商品或服务区分开来。因此,《商标法》第11条第1款第(2)项进一步规定,“仅直接表示商品的质量、主要原料、功能、用途、重量、数量及其他特点的”描述性标志不得作为商标注册。美食达人公司在蛋糕等商品上使用的85℃标志,显然属于仅直接表示商品的温度这一“其他特点”的描述性标志,在一般情况下是不能作为商标注册的。不过,考虑到商业实践中多样化标志使用行为所形成的消费者认知习惯和市场现实,《商标法》第11条第2款又确认,缺乏显著性的标志“经过使用取得显著特征,并便于识别的,可以作为商标注册。”理论上将这类因长期市场使用而获得显著性的商标称之为“第二含义”商标,85℃就构成了这样一种“第二含义”商标,从而可以获得商标注册。

但是,二审法院似乎并不是从“第二含义”的视角来认识原告美食达人公司85℃商标的显著性的,而是认为,美食达人公司将“85℃”的各元素使用不同字体进行不同排列后,客观上增强了该标识的显著性而获得注册,这事实上仍然是一种“内在显著性”,即美食达人公司的“85℃”商标与温度标准表达方式的“85℃”标志并不相同。这一看似细节的认定对案件的审理结果原本应当有实质性的影响。因为,如果美食达人公司的“85℃”商标属于具有内在显著性的标志,只有当光明使用的是与温度标准表达方式的“85℃”完全相同的标志时才不构成侵权,而使用与美食达人公司的“85℃”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其他标志则都构成侵权。如果美食达人公司的“85℃”商标属于“第二含义”商标,那么光明公司使用任何相同或近似的“85℃”标志都有机会主张法定的正当使用。

二、“第二含义”商标描述性使用的具体认定

《商标法》第59条第1款规定,“注册商标中含有的本商品的通用名称、图形、型号,或者直接表示商品的质量、主要原料、功能、用途、重量、数量及其他特点,或者含有的地名,注册商标专用权人无权禁止他人正当使用。”这也正是被告光明公司抗辩的主要理由。光明公司辩称,其在优倍系列鲜牛奶的生产加工中使用了巴氏杀菌技术,工艺参数为85℃、15秒,故在牛奶产品的包装盒上标注85℃是一种善意、合理的描述性使用。85℃仅是一个温度数值,是对文字原始含义的使用,描述的是商品加工工艺特点,不是商标意义上的使用。二审法院显然接受了光明公司的这一抗辩理由。

从表面上看,光明公司的抗辩的确符合上述《商标法》第59条第1款所规定的描述性使用情形,但我们如果更深入地进行思考,就会发现其仍有值得商榷的地方。诚然,85℃是光明公司牛奶商品所使用巴氏杀菌技术的温度参数,这一事实不容否认。将85℃与文字“巴氏杀菌乳”一起使用也确认能够起到描述商品杀菌保藏方面特点的作用。但是,对商标侵权的判断应以相关公众尤其是消费者的一般注意力为标准,来考察是否存在混淆的可能性。就本案而言,我们不禁要追问:牛奶产品的消费者一般是否都主要关心其杀菌技术的温度?光明公司为什么不重点描述巴氏杀菌技术的其他工艺参数?光明公司牛奶产品上的85℃标志是否在显著位置以突出的方式表示,在描述以外起到了宣传的作用?显然,对这几个问题的回答才真正关系到光明公司对85℃标志的使用是否属于法定的描述性使用,从而构成不侵犯商标权的正当事由。

三、原被告商标知名度及具体使用商品类别对侵权认定的影响

在本案中,美食达人公司强调了其商标宣传和使用的长期性,以及曾作为驰名商标受保护的记录,旨在证明被告光明公司使用85℃标志的行为具有攀附自己商誉的故意,容易导致消费者的混淆和误认。光明公司则辩称,其是拥有上百年历史的国内乳制品行业的老品牌,在国内享有极高的知名度,并无搭便车的需要,被诉侵权商品上也使用了自己的商标。

二审法院认为,美食达人公司从未生产过被控侵权商品(牛奶),也未在牛奶商品上使用过涉案商标,故在牛奶商品上相关公众对于美食达人公司并无多少认知。而光明公司在牛奶等乳制品商品上享有的“光明”商标为驰名商标,因此,即使对美食达人公司涉案注册商标熟知的相关公众,对于光明公司被控侵权商品外包装予以一般注意,亦自然会认为被控侵权商品外包装上标注的85℃是光明公司采用的巴氏杀菌技术的温度,而不会产生被控侵权商品来源于美食达人公司或与美食达人公司有关的混淆和误认。

二审法院的上述逻辑同样值得商榷。因为《商标法》相关司法解释已经明确规定了“商品类似”以及“商品与服务类似”的认定规则,只要被控侵权商品与原告享有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或服务类似,在商标也相同或近似的情况下,就有产生混淆或误认的可能。《商标法》及相关司法解释从未要求原告在被控侵权商品上必须实际使用涉案注册商标。另外,光明公司自身商标的知名度也并不足以排除其意图通过使用85℃标志叠加美食达人公司商誉的可能。

综上所述,“第二含义”商标侵权判断与正当使用抗辩争议的核心问题是被控侵权标志的使用是描述性使用还是商标性使用,这需要我们从《商标法》的基本原理出发,对相关法律规定作详细合理的解释,才能得出妥当的结论。

03

典型的描述性的合理使用

null

钟文(北京市柳沈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首先,从法律上来说,美食达人公司对85度c享有注册商标权,这个权利受法律保护。

其次,我们看美食达人公司上述权利有没有限制或瑕疵。瑕疵就是这个商标属于固有显著性差。固有显著性是商标具有的本质属性,也就是区别商品来源的能力。这个能力的高低决定它受保护的强度大小。而这个85度c,对于普通民众来讲,常可以念成摄氏85度,是温度的一种表示符号。在日常生活中,在用于表达温度的时候,普罗大众或是其他厂家,是有权利采取这种表达方式的。不仅如此,这种表达方式还具有有限性的特征,也就是除此别无替代,或可供替代的非常有限。比如摄氏85度,要么用文字表达,要么用美食达人公司的涉案商标相同的符号去表达,所以这种有限而必要的日常温度表达符号,不能被一人垄断。而商标权其实是一种符号垄断权,但它的垄断,是要受到限制的。比如局限于特定商品。就本案而言,美食达人的商标可以在与温度温度计无关的商品和服务上注册,但它的限制就是当别人用它来表示温度时,你无权禁止。这就是描述性使用、合理使用的一种,可以抗辩侵权指控。

光明公司使用这个标识是为了描述说明自己的产品的加工温度是85度,这是一种对客观事实的介绍和描述,是完全合情合理的。根据我们上面的分析,这种使用模式正好落入了商标权的受限制的这个范围之内。也就是商标权人不能限制别人用这种方法来表述温度。这是典型的描述性的合理使用,在商标垄断权范围之外。

在商标侵权案件当中,能不能够造成消费者的混淆,是侵权是否成立的一个必要的考虑因素。所以,在光明公司的商标同样有很高的知名度,而台湾美食达人公司又不生产奶制品,而85度c这个使用就是对产品加工真实温度的一个描述的情况之下,消费者是不会把光明公司的奶制品因为包装上有了85度c就认为是由台湾美食达人公司生产的。商标侵权的事实构成,必须是未经许可在相同商品或类似商品上使用了相同或近似的商标,这是行为要件;同时这种使用行为还有造成混淆的可能,这是结果要件。这两个条件缺一则不构成商标侵权。所以本案二审判决正确。

04

光明公司的行为并不足以使公众产生混淆

null

白小莉(北京市安理律师事务所律师,原北京法院法官、副庭长)

一、光明公司使用“85℃”的字样是否构成商标性使用?

我们认为,光明公司使用85℃字样并不构成商标性使用,而是描述性使用。

就本案而言,首先,光明公司未使用与美食达人公司享有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标,未将美食达人公司的商标标识作为光明公司生产的优倍系列鲜牛奶产品的标识使用,并不具有攀附美食达人商誉的主观恶意;

其次,光明公司使用85℃字样的目的是为了向消费者说明其采用的巴氏杀菌技术的工艺特征,并没有超过必要限度;

最后,光明公司在相关产品包装上使用“85℃”不会使消费者产生混淆和误认,℃(摄氏度)是温度计量单位,是目前世界上使用非常广泛的一种温度标示,根据公开渠道查询,摄氏度系在1742年由瑞典天文学家安德斯·摄尔修斯提出,且社会公众对于℃的认知也为温度计量单位,故从℃的提出时间、含义及社会认知等角度来看,也不会与美食达人公司享有的涉案注册商标产生任何混淆或是误认。

二、光明公司的行为是否会造成混淆?

首先,正如上文提及的,℃(摄氏度)是温度计量单位,光明公司实际使用85℃也是为了表示温度,系正常使用之行为;

其次,以相关公众的一般注意力为标准,光明公司使用“85℃”字样的行为不会使公众产生混淆。从光明公司及美食达人公司的历史沿革来看,光明公司于1996年在中国大陆成立,于2002年上市,在我国大陆具有极高的知名度;美食达人公司成立于中国台湾地区,85度c品牌系由美食达人公司于2003年创立,在我国大陆的知名度远低于光明公司;

最后,就光明公司在产品包装上使用的“85℃”字样与美食达人公司享有的涉案注册商标对比,其要素组合后的整体结构、样式亦不具有相似性。

综上,光明公司的行为并不足以使公众产生混淆。

05

非商标性使用可以构成商标侵权的阻却事由

null

田龙(北京天驰君泰律师事务所资深商标律师,北京知识产权法研究会商标法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

商标权在商业经济活动中具有重要作用及价值。通常意义上,商标意识的增强有益于市场竞争的良性发展,但也出现了一些市场主体片面理解商标权,错误运用商标权的现象,如:“模糊”的认为商标权是对商标标识要素本身的绝对垄断,一旦获得商标注册便可以“包打一切”,甚至对注册商标权过于“神化”,但任何权利都是有边界的,商标权也不例外,商标权限制是指在某些特定的情形下,注册商标权利人享有的权利因与公共利益或他人正当权益产生了冲突,为了协调权利人与社会公众利益及他人合法权益之间的关系,法律对商标权的行使和保护范围所作出的必要限制,光明和85度c的商标纠纷案所内含的法律适用便是如此。

商标的本质功能是用来识别商品或服务的来源,在法律实践中,对于是否存在商标侵权的判定,往往需要首先就涉案标识是否属于商标法意义上的商标使用作出判断,如果涉案标识并非是商标性使用,即相关主体对涉案标识的使用并非发挥识别商品或服务来源的功能时,往往很难构成侵权。

结合光明公司对于85度c标识的使用目的和方式来看,一方面,光明公司并非是仅仅单一的使用85度c标识,而且还使用了自身的“光明”商标,且其光明商标的知名度和影响力远远超过公众对于85度c标识的认知,这可以印证光明公司并不具有侵权恶意,也不具有依赖“85度c”发挥区分商品来源作用的目的。另一方面,光明公司对于85度c标识的使用是意图向公众说明其牛奶产品使用了巴氏杀菌技术,而85度属于该技术的温度表达,即,85度属于巴氏杀菌技术的温度表达方式。可见,光明公司对于85度c标识的使用目的、使用方式和使用效果均不涉及指示商品来源,属于“非商标性使用”的范畴。非商标性使用可以构成商标侵权的阻却事由,形成对商标权的限制。

光明公司并不构成商标侵权。